⚠主34/其余混乱/CP洁癖者请慎重关注⚠

【34】薛定谔的阿尔弗雷德


分级:T
配对:Tim/Damian


















警告:有病,逻辑死,不严谨,标题不重要,OOC,可能是目前为止最惨的一篇,务必想好了再往下拉。



















⚠我警告过你了























#薛定谔的阿尔弗雷德


“歌利亚,我有事要说。”达米安在他毛绒绒的红色伙伴边上坐下,草地有点扎也有点凉,但他似乎并不介意,达米安伸出手,轻抚着歌利亚的爪子,“也许这会让你感到不快,甚至反胃……但你一定要听我说完。”

“咿?”

歌利亚迷茫地眨了眨他琥珀色的大眼睛,他的耳朵因凝重的气氛无力的耷拉着,叫声中的不安很快传达给了达米安,了解他在担心,男孩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先别急,听我说完。”

于是歌利亚安静地等待着。

两分钟过去了,达米安依旧一言不发。

“咿?”

“等等,我在组织语言,我不想吓着你。”

达米安又接着沉默了三分钟才开口。

“好吧,是这样的。前段日子我和德雷克一起……搭档了一段时间,为了某件案子,这只是迫不得已的选择,鉴于格雷森不在而且他擅自将我交给德雷克照顾——我并不需要,但格雷森没给我抗议的机会。”

歌利亚的耳朵动了动,没有更多表示。

“总之,我和德雷克开始调查那件案子。”达米安的语速逐渐降低,他开始下意识地躲避眼神接触,“呃,我……呃,和德雷克,因为一点意外躲在了目标人物的卧室衣柜里,然后德雷克就开始犯傻——”

歌利亚歪了歪脑袋,用眼神表示他不明白。

“——我知道他很聪明,但这次他真的犯傻了,你得相信我!”

歌利亚只是眨眨眼。

“当时,那个目标人物不是一个人。”

“咿?”

“他带了个伴。”达米安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异常糟糕的画面,打了个哆嗦,“然后他们就开始干不可描述的事,至于为什么我不能描述给你听,那是因为你还是个孩子,不需要了解那么肮脏的东西。”

歌利亚委屈的看着他。

“歌利亚,不许那么看着我。”达米安立刻喝止了歌利亚的狗狗眼,他根本受不了那可怜的小眼神,再多一秒他都可能妥协,“问题在于,那个衣柜很小,而且衣柜门上有缝,能从里面把外面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情况对我和德雷克而言非常尴尬。”

歌利亚毫无动静,甚至有点昏昏欲睡。

“嘿!快醒过来,你这个大毛球!”达米安气愤地提高了声音,“我马上就要告诉你德雷克和我接吻了而你居然想睡觉!”

“咿?”

“……”

达米安的耳朵在一瞬间变得通红。

在好几次深呼吸后,达米安终于恢复了冷静,他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草,“我刚说出了这辈子说过最恶心的句子,而这都是你的错。”

本想在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走再也不回头,然而歌利亚迷茫又无辜的眼神和轻轻抽动的鼻子让达米安很快就心软了。

“好吧,不是你的错。”达米安又重新坐了下来,他长叹一口气,直视他信赖的好伙伴,“那么告诉我,歌利亚,我该怎么办?我是说……我讨厌德雷克,他也讨厌我——或者说他痛恨我,反正都差不多,但这次,我觉得这次有点不一样。”

达米安抱着膝盖,把半张脸埋了进去,说话的声音也跟着变得暧昧不明,“当他在狭小的空间里靠过来,试图吻我的时候,我没有躲开也没有给他一拳,我……”

一段长长的停顿。

达米安抬起头,直视歌利亚的眼睛,“……我见鬼的闭上了眼。”

也不知道歌利亚听懂了多少,但达米安很确定自己的心情都传达给了他,至少那两只突然立起的毛绒绒耳朵表达了一些情绪变化。

“我该怎么办,歌利亚?”达米安烦恼的开始拔地上的草,“德雷克吻了我,而最见鬼的是我居然没有拒绝他。难以置信,不觉得吗?”

“喵~”

突然一声熟悉的猫叫传来。

达米安低头看去,只见阿尔弗雷德,他的猫咪,正懒懒的趴在他身边。于是他伸手抱起阿尔弗雷德,让他趴在自己腿上。

“歌利亚,阿尔弗雷德,我只想有谁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不停重复梦到那个吻,我无法集中精神,而且我一见到德雷克就想往他的丑脸上扔臭鸡蛋……”

一段短暂的沉默。

“啧,好吧,最后那个是谎言,德雷克最近看着不丑,”达米安很快又补充道,“但我很肯定那只是错觉。”

阿尔弗雷德慵懒的舔着自己的毛,并不理会达米安,而歌利亚对于阿尔弗雷德能够躺在达米安腿上这一事实感到颇为不满。

“不管怎样,那次的任务顺利完成而我找到机会痛殴了目标人物一顿,姑且算圆满解决。只是自那之后我就变得受不了听见他的声音,受不了看见他的脸,更受不了必须和他继续搭档直到格雷森回来这一事实。”

阿尔弗雷德半眯着眼对歌利亚叫了两声,仿佛在炫耀。

而歌利亚显然被惹恼了,他开始发出威吓的声音。

达米安对那俩的矛盾毫无察觉,他正忙于处理他的青春期烦恼。

“我是说,现在我该怎么面对德雷克?我觉得那件事之后他一直有话想跟我说,但我一直刻意躲着他,万一他要跟我解释那只是个错误呢?哦,更糟,万一他说他要对我负责呢?我该怎么办,现在杀了他会不会太迟了?”

歌利亚突然揪起阿尔弗雷德。

猫咪的爪子在空中乱挥,而尖锐的叫声终于引起了达米安的注意。

“嘿!歌利亚,你快放开阿尔弗雷——”

达米安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下歌利亚迷茫了,只见达米安猛地站起身,一脸顿悟的样子。

“你说的太对了,歌利亚,薛定谔的猫!”达米安的绿眼睛几乎在发光,“只要我不揭开盖子,不去探知猫是死是活,那一切都可以维持原来的样子,我就可以继续讨厌德雷克了!”

——“恋爱降低人的智商,这话说的对极了。”

一个熟悉而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达米安背后冷不丁的响起。

“……”达米安转过身,眼神危险的眯了起来,声音立刻变冷,“哦,德雷克,你什么时候来的?”

提姆往前走两步,达米安后退三步。

“喂,你不需要这样躲着我吧。”

“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打断你的门牙。”

提姆闻言无奈地收回刚要踏出的左脚,“好吧,但我只是想跟你谈谈,你知道,关于我吻了——”

“你再说一次‘吻’,我就打爆你的头。”

“……”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对此毫不怀疑,你说到做到。”提姆在内心大翻白眼的同时也在不断告诫自己这都是为了搞明白那个吻的真正含义,“听着,我最近不停梦见你和我……”

达米安威胁道,“当心你的用词。”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见鬼的吻了你,对,我吻了你!别再纠结了你个胆小鬼,接受现实吧!”

提姆很少对人抓狂。而达米安有个天赋技能,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只要他们开始交谈一分钟以上提姆一定会被他惹恼。

达米安选择了沉默。

他并不觉得理亏,也不觉得德雷克占了上风,他只是突然好奇对方到底要讲什么,而直觉告诉他,在提姆揭开盖子的瞬间,不管里面的猫是活是死,他们一直以来对彼此的看法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跟我交往吧,达米安。”

“给我一个不拒绝你的理由,因为拒绝你的理由我可以列出三百条。”

提姆小心翼翼地往前踏了一步,而这次达米安没有后退,也没有警告要打断他的牙。

“我们都需要知道答案,和你一样,我也对那个吻有迷茫和疑惑,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寻找答案,”提姆又踏出了一步,两个人的距离已经缩短到短短十公分,“听着,我最近一直梦到那个吻,我知道这是个疯狂的决定,也知道你讨厌我胜过一切——”

“少往你脸上贴金了,德雷克,在我讨厌的所有东西里你不过排上前十而已。”

“先让我说完。”提姆伸手抓住达米安的肩膀,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提姆的眼神无比认真,达米安知道没有退路了。

德雷克接下来说的话会揭开那个见鬼的盖子,而他们会知道“猫”的生死。

“我觉得,有一百万分之一的可能,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一个非常非常小,甚至可能看不见的地方,对你存有那么一点点好感。”

达米安的嘴角抽了一下,“你到底是想说你喜欢我还是你单纯想惹恼我?”

“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表白!”

“是吗,那你的表现我给个D……”

“你说什么?”

“……减。”

“嘿!至少得有B。”

达米安轻轻推开他,此时他的神情已经变得无比平静,“德雷克,看样子我弄错了一件事。”

“哦?你居然会承认错误,真是惊——嗷!你居然打我?!”提姆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刚揍了他一拳却看起来非常开心的小混球,“我以为我们达成了共识!”

达米安悄悄踮起脚,在提姆反应过来之前,一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已经落在他的脸颊上。

这下提姆愣了。

“我们的确达成了共识,而且我发现打开‘盖子’并没有真的改变什么。我还是讨厌你。”达米安又露出了他一贯的得意笑容,他知道这是他最欠揍的表情,也知道提姆要是不喜欢他,下一秒就是他挨拳头。

但是在愣了十秒后,提姆突然笑了。

“你个小混蛋,医药费还是要你赔的你知道吗?”

“我可以给你买一整盒创可贴,不接受议价。”

“好吧,那我们谈谈精神损失费。”提姆摸摸自己刚才被亲的脸颊,又指了指另一边,“这里也亲一口,然后我就不追究了。”

“那你闭上眼。”

“呃……好吧。”

提姆乖乖照做。

达米安对边上的歌利亚使了个眼色。

于是下一秒,被粗糙的龙蝠舌头舔了一脸口水的提姆发出了一声小女孩的尖叫。





END



我已经沉迷自己写的OOC文无法自拔了,没救.JPG

对OOC并不自豪但是写的很开心是真的(。

评论(5)
热度(81)

© 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