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慎重⚠
本人无趣烂俗没有灵魂/人格障碍外加社交恐惧
偶尔会写写TimDami/不拆不逆北极好公民

【Timdami】弗里德曼说去他妈的爱情(吸血鬼AU)上

卧槽狗狗我简直想吃掉你(划掉)抱住你狠亲一口!谢谢生贺!
这篇太棒了求后面的剧情啊啊啊啊啊让我Die在这样的34之中吧
狗狗你果然还是我爱的狗狗??!
大半夜我又睡不着了这种奇妙的想要写34的冲动就是从你们的粮里面冒出来的…要不是我笔电只剩下11%的电量我大概会立刻爬起来开电脑(。
千言万语化成一句我爱你❤(啊,这句话是对所有给我生贺的小天使们说的(*´艸`)

风苟_傻叉:

 @Umbrella  祝湿湿太太生日快乐!
#吸血鬼AU,吸血鬼猎人(牧师)提姆,半吸血鬼半人达米安
#生贺点梗关键词:超自然;弗里德曼定律(当一个人的需要满足另一个人的需要时,他们倾向于相互喜欢)。
#看得懂这个拿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定律吗?看不懂吧?来,跟作者一起说:去他妈的!(还有生日快乐)
————————————————————


面前人形的怪物脸部呈干尸般腐败的灰色,皮肤皱在一起,身体像青蛙一样趴伏在地上嘶吼着。提姆闻到了一股淡淡雏菊香水的味道,就在恶臭与血腥之中,他拼命说服自己这是幻觉——这味道绝对不是面前这怪物散发出来的,绝对不是。


——“它”被转化前或许是个妙龄少女,怀着对谁的恋慕之心,手腕上搽着最爱的雏菊花香,期盼着一个回眸。她不可能知道的是,将目光投来的会是个无情的恶魔……


提姆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他知道吸血鬼们喜爱年少处女的血液,在他们眼里,她如同上等的佳肴,然而也只是食物罢了。与传说不同的是,只有很少的吸血鬼会和人类产生爱情并用初拥转化他们,更多的吸血鬼看待人类和人类看待猪犬无异。


结束这一切吧。提姆握紧手中的十字架,他不喜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身侧的同僚已经拔出了刀,那完全没必要,提姆低声吟唱咒文,怪物脚下白光闪烁,它惊恐的表情瞬间定格接着化为飞灰——在感受到痛苦之前得到解脱,提姆不知道这句话是否是真的,他宁愿这么相信。


良久,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他转过身,同僚的少女眼神透露出一丝关切,刀已经收回鞘中。提姆希望自己能想卡珊德拉一样纯粹,执行任务,保护教区中的信徒……什么都不想。不去想对错,不去想现在的选择是否最好,只凭本能行动。可他就是不能。他忍不住从这些被转化的可怜人视角看待世界,活着或枉死哪一种更残忍,他说不清。


“我们是救了一些人吧。”提姆问,这句话本无必要,而卡珊德拉却笃定地点点头,这安慰了他。


返回时一路无话。红衣主教大人为他们的高效而不吝赞美,这一伙半吸血鬼已经在教区边境逃亡了许久,而他们两人不到一周就将它们赶尽杀绝。从此之后商旅可以放心通行,农户们也不必在夜里担心地四处点起火把撒上豆粒。这些功绩在提姆耳朵里听来不过“金钱”二字……税收,赎罪券,捐款。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保护费。


卡珊德拉早就不在听了,她打了个哈欠转身离开,也许是去食堂搜罗还剩下什么,红衣主教知道她一向随意,没有不敬,也就由着她去。提姆也打算告辞了,天色将暗。


“请原谅我……”提姆说。


“我能理解你急于回家的心情,提摩西教友。”精瘦的老人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笑脸近乎猥琐,“你养的小东西应该饿坏了吧?”


提姆下意识想皱眉,但他克制住了。他控制自己露出一个被仿佛做坏事被戳破般的尴尬表情。老人得意地点点头,自满于他的洞察力。“虽然说教会有规定,但我个人没有那么死板。年轻人血气旺,饲喂一点玩玩也没什么不好。”老人神情忽然严肃下来,“不过要谨记,它们不过是工具或是宠物。”


“我记住了。”提姆低下头,“感谢您的教诲。”


“回去吧。”老人摆摆手,同时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夜还长呢。”


提姆微微躬身,告退。他快步走出教堂大敞的红木门,身后烛光如同一双一双监视不洁的眼睛,庭院里种植着红玫瑰,每一朵都有如圣母玛利亚嘴唇般娇艳纯洁,在夜里吞吐浓郁芬芳。他莫名想到那一缕淡淡的雏菊花香。


教堂建在整座城市地势最高的地方,站在顶楼座钟下可以俯瞰整座繁忙的城。城里权势越高的人住在距离教堂越近的地方,这是就一般人而言,至于那些真正权势熏天的人,他们住在城外,有自己的庄园和大批仆从,豪华的厢式马车将他们从家门口直直运进教堂,就好像逛自家后花园一样便利。


提姆的住所是这里最大的庄园,这是他养父留给他的,宅子由碎石混以咒语砌成,即使最强的吸血鬼也不愿轻易接近。它远远看上去像是坐落在断崖边上的古堡,以冷漠而凛然的态度注视着这座向教堂卑躬屈膝的城。


提姆从教堂马厩里牵出歌利亚,虔诚而谦卑的马夫已经为他洗刷了马匹,食槽里新鲜草料掺着燕麦……那不是普通马能吃到的东西。提姆在这里备受尊敬,他的马待遇也因此提高。提姆很感谢马夫的好意,不过即使用上最上等的食料 ,歌利亚也不会吃一口的。


歌利亚迫不及待地用鼻子拱提姆的手。提姆也不多耽误,踏着马镫纵身跨上马背,歌利亚还不等他坐稳就蹿了出去,蹄子踏地轻捷如同飞行。马夫朝提姆离开的方向鞠了个躬,正如提姆向红衣主教告别时所做的那样,只是意义完全不同。


穿过寂静的街道,穿过暗流涌动的城角,穿过漆黑死寂的森林,在接近韦恩庄园时提姆不得不死死拽住缰绳夹住马肚子才能使歌利亚不至于激动地飞起来。韦恩庄园的大门感受到主人的气息,盘绕在铁门上粗大蜿蜒的荆棘藤蔓无声缩起,提姆伸手将门上闪烁的金色法阵画完,大门应声而开,地狱烈火迎面烧来。在火焰中歌利亚展开翅膀化作原本模样飞上天空,被丢在原地的提姆无语地望着还有一段距离的宅子——看来只能步行了。


好在,等在家里的那位没什么耐心。一匹白色矮种马踏着夜色而来,冲提姆打了个响鼻。没有马镫,没有鞍具,提姆叹了口气跨上马,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觉得感激。马儿慢慢踱着小步将他带回宅子门口,在他跳回地面上那一瞬转身跑开了,快得像一道白色闪电。提姆走进门廊,客厅壁炉里燃着温暖而使人安心的火焰,一个男孩背对着他蜷缩在沙发里。


“我回来了。”提姆说。他知道男孩早就发觉了。


男孩微微侧过头,眉头不悦地皱起。他的头发和衣服乱糟糟的,看来刚才歌利亚给了他一个热情的重逢。“去洗澡。”


“虽然我也没指望你煮一锅热汤欢迎我,但至少说句‘晚上好’吧?”提姆脱下自己被泥土染成灰黄色的外袍扔在地上,将手伸到后颈解开胸前的十字架,“我知道你饿了,如果你能在冲过来咬我的同时给我个热情的拥抱,我会更乐意被你咬。”


男孩厌恶地吸了吸鼻子。“别把我和那群低级吸血鬼相提并论,你的血闻上去还不如我中午吃的炸猪排……你又没按我给你的食谱吃东西,是不是!”最后一句语气强硬得几乎是责问,提姆翻了个白眼。


“达米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人类不能只靠牛奶苹果西兰花小西芹草莓活着。”


“没有小西芹。还有,我不是允许你吃黑面包或者全麦面包了吗!你知不知道古代王族饲养的食物从小到大只喝牛奶,而且只在初潮到十六岁之间进行采血。我没嫌弃你老没嫌弃你是男人口感差,还给你这么宽容的食谱,你应该感恩戴德了好吗!”


达米安一副为何还不跪下谢恩的傲慢表情,这让提姆一时找不到话接。


“我就是啃了一周牛肉干硬面包,怎么着吧。”提姆破罐子破摔地敞开双臂还拽了拽自己领子,露出颈部,“爱吃不吃。”


达米安脸色沉了沉似乎要发火,但他没有,而是别开目光。“你的味道像是臭水沟,我没胃口,过几天再说。”


对方明确表示不想吃,提姆也没有义务求着达米安咬他。他转身离开客厅想上楼洗个澡,路过餐厅的时候看到几只浣熊正趴在水盆边洗草莓,其中一只小的洗着洗着就想往自己嘴里塞,忍耐得很辛苦。提姆忍不住笑出声来,自从达米安来到庄园,他时常怀疑自己身处童话故事中,可爱的前来帮忙做家务的小动物们……然而,当他看到负责洗盘子的是大丹犬,并且是用它的舌头时,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达米安!!!!!!!!”


“干什么?”


“你怎么能让狗舔我的盘子?!”


达米安:“他不舔盘子难道你舔吗?!”


有那么一瞬间,提姆是想要念咒的。


洗完澡之后提姆还是接受了达米安的草莓饲喂,因为它们是装在篮子而不是盘子里的,而且看上去十分诱人。达米安不知道钻到宅子哪个角落里去了,可能和歌利亚泡在一起,这次达米安愿意把自己的宠物蝙蝠龙借给他的确出乎他意料……是这个种族?提姆头一次知道它还能变成马,除了不吃草以外毫无破绽。


将自己在床上摊平,提姆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那股萦绕不散的雏菊味道总算淡了些许。提姆睡不着,他很困,但意识非常清醒,身体与精神的距离让他头疼得要命,就连一双光脚丫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都没听到,直到一个温度偏低的小身体压在身上才勉强唤回对身体的控制力。


“达米……”


毛茸茸的头颅凑到他肩上,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舐着寻找血管。提姆放松身体,等待着那一瞬间的刺痛。被吸血的痛苦只有一下,吸血鬼唾液中有种麻醉成分,混入血管时会使猎物有种飘飘然的喜悦感。达米安迟迟没有咬下去。


“怎么了?”


“我不饿。”达米安说完后死死咬着嘴唇,不知在纠结什么。


“是是是,你是高贵的能控制自己的吸血鬼。不吃的话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我父亲还是……没消息吗。”达米安忽然问。提姆心脏停跳了一拍。


沉默。沉默流淌在月光中下,膨胀在空气中。


“我很抱歉。”提姆说,“真的。”


“又不是你的错。”达米安小声咕哝道,“父亲不要我又不是你的错,母亲也不要我。因为我既不是人又不是吸血鬼。”


“你还是咬吧。”提姆伸出手将达米安的头按向自己脖颈,“吃饱了不容易胡思乱想,而且每次被你咬完之后我的睡眠都不错。”


达米安犹豫了片刻,还是张开嘴,小小的尖牙不仅不可怕,反而还有些可爱。提姆见过吸血鬼的獠牙,它们阴森中透着残酷,达米安和他们一点也不一样。小舌头准确地找到了包裹血管的那一小片皮肤,尖牙熟练地刺穿,血液汩汩流出。黑暗中一时间只有轻微的吮吸声


一股热流顺着达米安咬开的伤口冲上提姆头顶,像是上好的烟草或者红酒,它们带来同等的满足和眩晕。提姆开了口,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苍老。


“我杀了很多……很多很多人。我知道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但我无法克制自己……我能看到他们眼中的绝望,他们也许曾是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我也许曾从他们手中买过苹果。”提姆闭上眼睛,惊异于眼角竟有眼泪流下,“从前布鲁斯在这儿时,事情完全不一样。这个红衣主教有问题,我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知道……事情不该是这样。都是我的错,这些人的死都是我的错。我本应该阻止,可我没有。”


达米安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进食。他趴在提姆上方,绿色双眼像猫儿一样在黑暗中发着光。


“你只是做了你必须做的。”达米安低声说,“杀戮同类会让你难受吗?吸血鬼不会为此难过,也许惋惜,或者觉得受辱,但绝不难过。”


“也许这是人类特有的感情。”提姆强笑了下。达米安尽管有着一半人类血统,但他对人类知之甚少——他在努力学,学习有关父亲的一切。有时候提姆会自问这一切又有什么用。达米安不可能融入人类社会……他也无法融入吸血鬼之中,从出生开始他就注定孤独。没有同伴,甚至没有同类,这条路上只有他一个人禹禹独行。达米安期盼着路尽头会是他的父亲……没人能保证这一点。


“你得教我。”达米安舔了舔嘴角,翻身下床,“既然你说你犯了错,那我就当这都是你的错。去做点什么补偿它,不要像个废物一样在这里缩着。你一个人干不来也可以求我帮忙。在你教会我这种莫名其妙的愧疚之前,我可以稍微协助你一下……只是为了帮助我更好地理解人类,不是因为我想帮你!”


提姆没能绷住嘴角的笑意。“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没教过你什么是喜欢,我几乎可以论断你喜欢我了,达米安。”


“你在说什么鬼话。”达米安听上去有些气急败坏。


“你属于这里,属于这座宅子。”提姆看着黑暗中小小的寂寥的轮廓,“即使不是吸血鬼也不是人类,这里总有你的位置。我不在乎你是什么,哪怕你的种族就是达米安,我不在乎。无处可去的话呆在这里就好。”


呆在我身边就好。


达米安的背影动了动,他似乎是在笑,提姆不确定,因为他的声音听上去和往常一模一样,嘲讽中藏着孩子气。


“等你教会我‘喜欢’再说吧,白痴。”

评论(2)
热度(81)

© 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