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34/其余混乱/CP洁癖者请慎重关注⚠

【Sd】Virgin Huntress

分级:T

配对:Slade/Dick

原作:K_dAzrael

原文地址:Link

授权:已授权


 

 

 

 


 

梗概:16岁的迪克穿女装出任务,结果获得了比他所预期的更多关注。

注释:在这个世界中,迪克 格雷森不是被布鲁斯·韦恩而是斯莱德·威尔逊所收养,并被训练成了一个优秀但不同类型的助手。

哦,艾迪·玛尔斯是一个帮派名字,从雷蒙德·珊徳勒的页面上挪用过来的。

 

 

 

Virgin Huntress

 


当斯莱德进入训练房的时候,迪克放下了手中的剑,他的动作停顿在前一个招式上,斯莱德把什么红色的东西扔在了鞍马上面。迪克走了过去,他看得出那东西是由脆弱的棉所制成的。

“这是什么鬼东西?”

斯莱德把双臂交叉在胸前,“这是一条裙子。”

“这我知道,但是为什么这东西会在这里?”

“你要穿着它出一次任务。”

“什么?不!为什么是我?”

斯莱德挑了挑眉,“因为我并没有适合穿裙子的腿,孩子。”

“真有趣。那为什么不让罗丝来呢?”

“把我的小公主打扮成一个街头拉客的妓女?我可不同意。”斯莱德轻笑了下,这让迪克有些微的紧张,“况且,对于今晚的任务来说,她还太年轻,和我的关系也太紧密。”

“我年纪太大了,不适合干这种鬼工作,斯莱德。”

“这点得由我来判定,过来。”

迪克无奈地叹了口气,在斯莱德靠近他的时候站直了身子,斯莱德在他的上半身到处戳戳点点,观察着他站在光线下的样子。“嗯,你将要迎来第二次发育。一旦那个发生,你的肩膀会变宽,你就再也别想‘过关’了。”

迪克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到那时我就只要做个替补就行了,是吧?”

“最终是这样。但发育不是你应该着急的事,除非你想让你的关节在你到了三十岁时恨你。现在,穿上那条小裙子,集中于任务上——”斯莱德嘲弄的笑了笑,“而且让罗丝给你梳妆打扮,这该多有趣啊。”

“我讨厌你。”

斯莱德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你这句话说了太多遍,迪基,它都失去意义了。”

 

 

*~*~* 

 

 

在迪克刚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斯莱德就已经站在底楼等着了,他穿着燕尾服,戴着一只黑色的眼罩,看起来就像是他正要去城里度过一个火热的夜晚而非进行一次暗杀。

“你可以用一只脚站在二十英尺高的长杆上保持整整三个小时的平衡,但你却不能搞定一双高跟鞋?”

迪克挺直了脊背,无视了他小腿肌肉的灼烧感,把注意力集中在脚尖部位的动作,“你就不能尝试着别这么享受现在的情况吗?”

“当然不行,”斯莱德低声吹了声口哨,“真该死,格雷森,你简直是个完美的荡妇。”

这条礼服裙是露肩长袖的款式,但是裙子的下摆才勉强盖过他的大腿中间区域,好在紧身的莱卡丁字裤把一切都从人们的视线中遮挡开。他的双腿裸露在外——由罗丝替他刮干净并镀上了一层古铜色,罗丝与她的父亲斯莱德共同享受着对迪克的羞辱带给他们的狂欢感。罗丝在她夸张而难以自控的笑声中,把垫子塞进她借给迪克的无肩带胸罩里。同样也是罗丝帮忙卷烫了他的头发,替他画上烟熏眼影,涂上红色口红,她热切地告诉他:“你就像我不曾有过的姐姐一样。”

斯莱德提起了他的手臂,示意迪克挽着他,“准备好去赌场了吗,宝贝?”

“我可以至少有一个优雅的名字吗?”迪克把没有拎带的钱包夹在胳膊下,“我可不想叫什么‘斑比’或者‘樱桃’。我想要,嗯,比如说……‘戴安娜’。”

“处女的女猎人,嗯?我猜那是挺合适你的。”

迪克生气的涨红了脸,用力推开那个老男人,四英寸的高跟鞋踏着轻快的节奏在大理石地砖上敲击着,他一边朝着车子走去,一边还不断拽着那该死的,过短的裙边。

“嘿,不要拉扯的太用力,孩子,”斯莱德喊着,“那可是迪奥。”

 

 

*~*~*

 

 

在车的后座上,迪克伸手从马尼拉信封中拿出照片浏览着,“这次的目标是谁?”

“赌场老板——‘快手’艾迪·玛尔斯。”

“他是干什么的?”

“就那些常见的,缺乏创意的犯罪:高利贷,洗钱,造假货,色情行业……噢,还有一个做得不错的副业——敲诈勒索。那些欠他钱的人再也没在这镇上出现过了。”

“被赶走的,还是故意‘消失’的?”

“我说不准。警察没办法给他定罪——并不是说这就意味着什么。”

“我猜这样的家伙一定树了不少敌人。那么是谁要买通我们暗杀他?”

“你会喜欢这个的——是他妻子。”

“哦?她发现了他的违法副业所以想脱身吗?”

“不,她挺喜欢那些赃款的。让她无法忍受的是这家伙的其他缺点。”

“女人?”

“年轻女人。‘几乎未成年的宝贝们’——按照他们的说法。或者完全就是未成年,不过就是造个假身份证的事。”

“那就是我进来的方法,是吧?”迪克讽刺地笑了笑,“我们怎么就接不到那种任务呢——变装潜入养老院暗杀一个亿万富翁,这样你就有机会冒充我慈爱的祖父了呢。”

“我想还是有人尊重长辈的,迪基。”

“叫我戴安娜。”

斯莱德大笑起来,“没人能说你不致力于这角色。”

迪克简短的点点头,“我可是他妈的专业人士。”

他们把车停在赌场边上,斯莱德把车钥匙交给代客泊车的侍者,然后走到另一边的过道为迪克开门,并非常绅士地伸出了手。那双漂亮修长而裸露的腿刚踏上地面,很快就吸引了两个保镖的视线,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戴安娜”出现的方向。

“晚上好,先生们。”斯莱德说道,他用手拨开了那些用作门帘的天鹅绒绳,接着就把他宽阔的手掌覆在了迪克的背上。

 

 

*~*~*

 

 

“我们要怎么做?”迪克轻声问道,任由斯莱德带着他朝轮盘赌桌走去。

“眼下,只要看起来够漂亮——你是个天真无辜,和一个富有的坏男人纠缠不清的小宝贝。”

“还有别的什么吗?”

“别说那些不该说的俏皮话,没人会喜欢一个不知分寸的荡妇。”

他们走近赌桌,斯莱德放下筹码,很随意的和那些赌徒们闲聊起来。迪克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任务目标——“快手”艾迪·玛尔斯。他正站在酒吧附近,和一位看起来挺富裕的常客聊着天,同时他的一只眼睛也一刻不停的环视着整个房间。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了迪克。

迪克低下头,试图表现的端庄一些。然后他感觉到斯莱德的手在揉捏他的臀部——此时迪克的慌乱可不是假装的。

“我认为他挺喜欢你的。”斯莱德低声在他耳边说着,倾身靠的更近。

“那接下来怎么做?”

“你要假装和我发生争执并试图逃离,状似不经意地经过酒吧。我想,从他根本不能把视线从你身上挪开的样子来看,他会跟着你的。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说服他,让他带你去他的办公室——确保他不想被外人打扰,如果你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有,你要记住——在我到那里之前,不要轻举妄动。Capisce(意大利语=明白了吗)?我可不希望他在我干掉那些警卫前就惊动他们。”

迪克的眼睛转了转,“可是——我到底要怎么才能说服他带我去他的办公室?”

“这个交给他就行了。他是个人渣,喜欢年轻的、迷茫中的女人,所以你就专心地扮演出……脆弱的样子。”

“这并不是我的强项,斯莱德。”

“哦,上帝啊,你不会演戏吗。过来,我会给你制造一个动机。”斯莱德的嘴唇,先前还在迪克的耳边挑逗的温柔低语,现在则移到了脖颈。迪克感到他的嘴唇呼出的温热的、潮湿的气息拂在自己的肌肤上而且——嗷!见鬼!竟然用牙咬!与此同时,斯莱德的手刚才还算无害的停留在他的腰间,突然就往下滑去,并且一路无耻的揉捏着,他拉扯着迪克的身体让其更紧密的靠着自己。

“停下,”迪克发出嘶声以示反抗,他的声音比他所预期的要响了些——幸运的是,这声音带着喘息并且音色较高,虽然还说不上是绵软的、他先前调整过的“戴安娜”的嗓音。

斯莱德揉捏着他的手更加用劲,而且——哦!上帝啊!——迪克可以感受到那钝而生满老茧的手指尖就在他裙摆的边缘附近按揉,恰好在他的大腿根部与臀部交接的地方。在公开场合高调调情——真经典。

“你知道你喜欢我这样,”斯莱德的喉间发出低柔的声音调戏他,不是很响,但也足够让桌边所有的人都听个一清二楚,“放弃对Daddy挣扎吧,你个风骚的小家伙。”

迪克这次是真的止不住喘息起来,因为刚才的话害得他的大脑里现在只剩下一团乱七八糟的念头——好,不,不,哦,操!“Daddy?”这让他深刻而痛苦的感觉到自己的内衣实在紧的不像话。不,够了,荷尔蒙——别在我穿这身行头的时候作乱。

迪克咬咬牙,用他所认为合理的,一个被惹怒的普通年轻女人能有的力气,推开了斯莱德。然后他后退几步,打算在此时进行他戏剧性的离场。但斯莱德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了回来。

“还是说你爱的只是我的钱?唯利是图的小婊子!”迪克可以看见斯莱德的双眼因为享受现状而闪烁着愉悦的光芒。

迪克把他的胳膊扯回来,并在斯莱德的脸颊上狠狠扇了一巴掌——好吧,太用力了点,但说真的,这感觉真棒——随着手印慢慢消褪,斯莱德把他的脸转了回来。他的嘴角微微弯起了一点,似乎是强忍着不笑出声。

迪克找准时机抽身而出,朝着通向走廊的双扇门方向走去,直接前往洗手间。经过那些桌子的时候他听到一些男性的低笑和斯莱德的声音说道,“哼,女人!”

 

 

*~*~*

 

 

在外面的走廊里,迪克找到了一张舒适的椅子并坐了下来,往后仰着脑袋,他让自己的指甲用力的掐进手掌,好让自己的眼睛变得水润些,像是刚哭过一样。

在他这样做了之后还没过多久,他们这次的目标人物就从赌场那边打开门大摇大摆的朝他走来,迪克的视线在地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抬起头,吸了吸鼻子,他假装害怕地让双肩轻微颤抖着。

“看来你的男朋友有些粗鲁,”艾迪说道,“给。”他递给迪克一块亚麻布的手帕。

“哦,谢谢。”迪克用颤抖的嗓音说着,趁着他的眼泪毁了眼妆之前擦干净,“我觉得刚才我有点太过了。”

“为什么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和那种野蛮人在一起呢?”

“他并不是个坏人,不是真的坏……他很照顾我……”迪克让自己的下嘴唇微微抖动,“哦,上帝啊,我希望他没有生气……”

艾迪揉着迪克的肩膀安慰他,他手下的力道稍显用力。

“嘿,别哭了,亲爱的。不要担心。你知道的,我可是这个赌场的主人——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能让我的手下把他撵出去。”

“不……不,请别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我……给他一些时间冷静下来。喝几杯酒,然后他就会忘记,一定会的。”

艾迪只停顿了一瞬,“那么,在你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不妨与我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嗯……如果你这么想的话……”迪克让自己在表情中掺入了一点点怀疑,然后咬了咬下嘴唇。

“当然,请问……?”

“我叫戴安娜。”

“真是优雅的名字。他们都叫我‘快手’艾迪。”

“哦,为什么是‘快手’?”迪克睁大了他伪装出天真无辜的蓝色眼睛,“是因为你发牌的速度很快吗?”

那人笑了,“你很快就会明白了,亲爱的。”

他的办公室是一间很宽敞,但天花板很低的房间,墙上挂着一幅丑陋的抽象画,那看起来就像一个肥胖的灰色美元符号。有点微妙,迪克想。

艾迪领着“戴安娜”坐进靠墙的沙发,并把他的手包扔在了对面的椅子上,迪克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他,双腿交叠,脸上挂着微笑。

目标人物走到放酒的橱柜前,然后他开始混合一些看起来像威士忌和苏打水的东西,此时他整个人都背对着迪克。从一盏昏暗的玻璃灯反射出的映像中,迪克看到他偷偷地在其中一个杯子里撒了点白色粉末。呵,我猜那并不是糖。

接着,艾迪紧挨着迪克坐下,把那杯加过料的饮料递给迪克。然后,他的指尖开始有意无意的在迪克的肩膀和锁骨上方徘徊,他微笑着,大概是意图给他一个令人舒心的微笑,但事实上,这完全暴露了他带有侵略性的下流意图,“告诉我,你今晚为什么会来这里呢,宝贝?”

迪克把杯子放下并回以微笑,然后用他自己的声音说,“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呢。”

 

 

*~*~*

 

 

十分钟后,斯莱德进入房间,轻轻地关上他身后的门。“我记得我清楚地告诉过你别轻举妄动。”

“相信我,这都是这个卑鄙的人渣应得的,”迪克的高跟鞋跟踩在艾迪的脖子上,让他整个人更加陷进地毯,喉间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我让他保持安静了。”

斯莱德咂舌,“上帝啊,别告诉我他胆敢对你下手。”

迪克重重的点头,“他可不是个绅士。”

斯莱德凑近了些,取出他燕尾服上衣背后藏着的手枪,“嘿,混蛋,”他说道,用鞋尖顶着赌场老板已经断了的几根肋骨把他翻了个身,这让艾迪发出一声低沉而痛苦的嘶吼,而此时他的嘴正被他自己的领带和卷成一团的袜子塞满了。斯莱德举枪瞄准地上俯卧的男人,扬起轻蔑的冷笑,“生命最后一课:‘别碰未成年少女’。尤其当他不属于你时。”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迪克已经在房间的另一边,取下那幅油画并放在一旁,找到了隐藏起来的保险柜。“嘿!”他对自己的导师喊道,“把我的包丢过来。”

“在这个时间点补口红可不是个好主意,孩子。”

“去你的!斯莱德——我还能在哪里藏塑胶炸弹?”

斯莱德大笑起来,然后停住了,摇了摇头,“有句话我真的说的太少了,迪克——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随便啦——把包给我。”感到保险柜的边缘铰链松动,迪克回头看向另一个男人,卖弄风姿的撅嘴说道,“下次要小心点,亲爱的——这可是路易·威登。”

 

 

*~*~*

 

 

在他们开车回去的路上,斯莱德放在变速杆上的手总是不间断的故意扫过迪克的大腿外侧。迪克动了动,突然感到有些躁动不安,裸露在外的光滑双腿让他现在很不自在——出于某些原因——这感觉简直无法忍受。

“你知道吗,孩子……你真的是个专业人士。”斯莱德的语气听起来有深意——也许是带有一点遗憾。

迪克皱起了眉,“听你说的语气,好像这是件坏事。”

斯莱德捏了捏迪克的膝盖,迪克有些迟钝地意识到这可能是种家长式的,慈爱的举动,所以他并没有因此而紧张得跳起来。

“我想我只是担心我就要没什么东西可以教给你了。事实上,我一直在想,也许到了让你张开翅膀去飞的时候了,小鸟。”

迪克露出了一半生气一半吓坏了的神情,“你是打算赶我出门吗?”

斯莱德瞥了他一眼,有些好奇的问:“是什么让你以为我会对你做出那种事来?”

“我不知道。”迪克绷着脸回答,双臂交叉,把胸前那些荒谬可笑的泡沫垫子往上压。

“好吧,让我们来谈点别的,嗯?”斯莱德把他的目光重新放回路面上,“那么,处女的女猎人——下周是你的17岁生日,我打赌,我知道你想怎么庆祝——做一件你以前从没做过的事。”

又一次,斯莱德揉捏着迪克的膝盖,这次迪克差点发出短促的尖叫,他按着自己的大腿,用力的让双腿并在一起,再一次坚定的告诉他的荷尔蒙别作乱,因为斯莱德说的并不是……不可能是……

哦。

好,不,不,哦!操!“Daddy?”

 

 

 

END

 

 

 

原作者注:如果看过前作,就会发现这个结尾比看上去更邪恶,相信我。


评论(5)
热度(94)

© AIN | Powered by LOFTER